内蒙窝电纾困:欲舍近求远供电南方电网

  四处缺电的夏季即将到来,内蒙古依然年复一年地为电力送不出去而发愁。

  多煤多风的内蒙古,目前是全国最大“电源”。截至2011年底,内蒙古发电装机容量7363.36万千瓦,位居全国第一。

  2009年,蒙东电网所辖赤峰、通辽、呼伦贝尔、兴安4盟市正式并入国家电网(微博),而分管除原蒙东电网区域之外的8个蒙市的蒙西电网,则成为了最后一个独立的省级供电企业。

  如同一个小小的王国,作为独立电网,蒙西电网对所辖区域的电网建设、决策运营、电价制定、电力购销都有决策权。为了降低工业、生活用电成本,增加招商引资的筹码,蒙西电网的电价往往低于全国其他地区。

  但蒙西电网,由于与国家电网外送通道少,造成严重的窝电现象,火电停机三分之一,风电机组停风42%。

  目前,无奈中的蒙西电网,正在计划向蒙古国以及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南方电网供电。

  外送:25年没增加一条通道

  1980年代,内蒙古有两条通向华北的线路:“丰泉—万全”、“汗海—沽源—平安城”的4回500千伏超高压线路。但25年过去了,内蒙古境内再没有增加一条外送通道。

  按照国家电网“三纵四横一环”的规划,其中涉及蒙西8个盟市的有两条,一条是锡盟至南京的1000千伏的特高压交流线路,一条则是蒙西至长沙。

  2008年底,两天线路的可研报告完成,该报告在2009年由国家发改委审核。2010年,报告再做出更改后获得国家发改委的“路条”,但至今仍没有结果。

  事实上,内蒙的电力通道建设,已经是上升到国家层面的大工程。2011年6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1〕21号),专门花一个章节谈到了加快电力输送通道建设:

  将内蒙古电力外送通道纳入国家电网建设总体规划,优先安排建设。加快蒙西、呼伦贝尔等煤电基地至华北、华中、华东、东北输电通道前期工作,研究论证锡林郭勒至南京等长距离大容量高电压等级输电通道建设……鼓励利用火电输出通道外送部分风电,扩大电网接纳风电规模,配套建设调峰电源,统筹制定风电消纳方案。

  针对这项安排,2011年初,国家电网公司定下目标:2011年下半年,锡盟到南京的特高压项目要开工建设;2011年底,蒙西到长沙的特高压项目要得到核准。但据悉该计划又将推迟到今年下半年。

  同样是在蒙西,由央企投资的大唐托克托电厂由于对国家电网实行点对网连接,供电能力很强。据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人士透露,蒙西地区点对网电厂的外送电网总量,相当于蒙西电网的4倍。

  “蒙西电网和国家电网都是企业,利润最大化是企业的追求,比如在特高压线路是直流还是交流的问题上,双方争执不下,为什么?交流有利于国家电网其他区域的供电,而直流则更有利于蒙西电网。这种争执是正常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6月12日,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一位官员告诉时代周报:“1992年电力体制改革后,内蒙古保留了省一级的独立电网—蒙西电网,这也是国家支持内蒙发展的一项政策,内蒙的产业政策是加快承接沿海地区高载能产业的转移,目前蒙西电网的销售价格普遍比国家电网低3—5分/度,逐步形成了电价洼地的优势。蒙西电网也因此常年政策性亏损,企业担负着很多社会责任。”

  “如果电价低洼的优势不再,内蒙发展的路子肯定会慢下来!高载能企业将马上搬走。比如煤化工、电解铝企业这样的高载能企业,电解铝企业70%的成本是电力。”上述人士称。

  突围:外送蒙古,南下广东

  “外送到蒙古国铜矿的电网确定要今年建成。”6月12日,内蒙古巴彦淖尔乌拉特中旗电力公司(蒙西电网下属公司)综合部王部长告诉时代周报。

  据王部长介绍,蒙西电网平时也给蒙古国供电,但目前只用于该国海关的照明,量很少。

  据相关媒体报道,今年,内蒙古将启动甘其毛都口岸,向蒙古国铜矿供电。此外,蒙西电网还将通过阿拉善的策克口岸、巴彦淖尔中后期口岸、包头的满都拉口岸、锡林浩特的二连浩特口岸和珠恩口岸等6个通道,利用22万千伏的电压等级向蒙古国南部输电。

  在王部长的描述中,这项还没动工的工程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力。

  当天,本报记者接洽蒙西电网总经理张福生采访,其秘书告诉记者,张正在蒙古国出差,洽谈这项跨国供电项目,“虽然跨越国界,但也比跨越同属国有企业的另一家电网公司要容易。”张福生此前对媒体如是说。

  据相关媒体报道,蒙西电网正计划与南方电网合作,共同建设从鄂尔多斯到广州的800千伏特高压直流通道,绕过国家电网,新建线路向广东供电

  据悉,这项“北电南送”的工程已经由鄂尔多斯(9.96,-0.45,-4.32%)市政府委托广东省电力设计研究院和内蒙古电力勘测设计院,着手初步的可行性研究报告。

  对于蒙西电网来说,向外国送电,还是绕过临近的华北、京津,向遥远的广东送电,这真的是一种痛苦的现实选择。

  据蒙西电网透露的数据:由于没有足够的电网通道把电送出自治区,约三分之一的火电机组被迫停机,超过42%的风能机组弃风。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国内火电机组闲置率一般为20%。内蒙火电机组闲置率确实过高。

  张福生向媒体透露,每年当地至少有700多亿电“窝”在蒙西电网,而目前湖南每年的电力缺口仅400亿电。

  出路:等着被国家电网收纳?

  无论如何,内蒙古富余的电力亟须找到一个外运的通道,但除了越过国家电网另辟市场外,蒙西电网的长远发展仍困难重重。

  6月13日,国家电网电力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杨迎建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坦言,蒙西电网的窝电现象,不完全是体制问题,“内蒙风电较多,但风电上网难,有一部分属于技术问题,风电属于间接能源,不能持续供应,存在一定的技术障碍”。

  针对蒙西电网直接外送南方电网一事,杨迎建认为,蒙西电网的这种考虑是暂时的,“技术上,他们硬做也能做到。但从资源优化配置的角度,直接从内蒙连线到南方是绝对不合理的,简直是笑话”。

  杨迎建解释,国家电网已经建成一条经从山西长治一直到湖北荆门的特高压线路,规划的是一直连到长沙。这就和南方连接起来了,“电路就像高速公路,本来已经有了一条,完全符合规划的,在旁边再修一条。这不是笑话吗?”

  在杨迎建看来,蒙西电力除外送通道建设严重滞后之外,还尚未真正纳入国家能源一体化发展的格局,这是内蒙出现“窝电”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此,杨迎建开出的解决方案是—蒙西电网纳入国家电网,“电网建设的原则是:资源优化配置,统一规划、分区管理,而蒙西电网独立出来,不利于整体规划和资源优化配置”。

  并不只是国家电网人士持这样的看法,内蒙古当地亦有人持类似看法。“在电力改革之初,内蒙古答应再经营几年,等蒙西电网更加完善了,就将其交给国家电网。”内蒙古当地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告诉时代周报。

  原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郭明伦则认为,要想解决双方胶着的状态,蒙西电网必须并入国家电网,否则内蒙古地区电力外输的问题不但无法解决,还产生了重复性建设严重、不合理布局等问题。

  “内蒙古大量的电力窝在本区出不去,但京津唐地区却大规模地建电厂,逼着内蒙古把煤炭外运,这明显是浪费资源。”郭明伦说。

  郭明伦认为,鉴于这种情况,蒙西电网应该并入国家电网,同时国家加大调控力度,对于没有煤的省份严格控制电厂数量与规模,对于南方省份,则将蒙煤运到秦皇岛走水路运到宁波等发电要地,内蒙古作为全国的能源基地能起到保障作用。

  不过,并非所有的人都认同蒙西电网并入国家电网。在一些内蒙古官员看来,蒙西电网一旦合并进国家电网,电价低洼优势就不存在了,而这又将引发国人对于国家电网垄断的争议。

  “如果担心合并以后,电价过高影响经济发展,内蒙方面可以向国家发改委反映,予以适当照顾。本来电价就不是市场化的,不存在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杨迎建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