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回应风能太阳能属国有质疑:谈不上寻租

  信息时报综合报道 (记者 徐岚) 黑龙江省6月14日颁布《黑龙江省气候资源探测与保护条例》,规定企业探测开发风能及太阳能资源必须经过气象部门批准,而且探测出来的资源属国家所有。这部地方法规的出台迅速引发市场各界热议。黑龙江省气象局办公室副主任马绪清昨日正式回应网友质疑,称气候资源“国有化”的本质不是为了“寻租”收费,也不会增加企业负担。但对于强制纳入国有范围是否合理这一问题,马绪清却并未做出合理解释。

  焦点一:谈不上扩权寻租收费?

  黑龙江在气候资源立法上第一个“吃螃蟹”,直让一干网友惊愕得哀叹,“看来今后老百姓晒太阳、开窗通风也得缴税了”,“风能太阳能都是国有资产了,以后按流量计费的话,衣服要拧干点才晾得起”。

  值得关注的是,风能太阳能变国有迅速引发了企业“增负”之忧,认为该规定可能会增加风电场建设运营成本,为企业增加不必要的负担。网友“邯郸资讯”在微博上写道,“如果我们撇开那些堂而皇之的说法做一点理性分析的话,我们即刻就会想到“设租”这个词,所谓“设租”主要是指行政管理部门为了获取一定的超额租金而设立了行业的进入门槛。笔者认为,《黑龙江省气候资源探测与保护条例》可以理解为一种设租。”

  面对媒体和网友的质疑,马绪清昨日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本《条例》中所谓的气候资源是指可被开发利用的气候资源,而非直接利用的太阳光、风和空气等。并且该《条例》规范的是探测气候资源的组织而非个人,不涉及直接利用气候资源问题。因此,百姓使用太阳能热水器并不会被收费。

  马绪清同时否认了“寻租”收费这一说法,称自然资源所有权往往是通过设立使用权的方式来实现的,本《条例》并没有设立任何使用权,也没有规定任何收费项目,所以谈不上扩权、寻租、收费。他表示,《条例》规定气候资源探测许可不收费,不会增加企业负担。

  焦点二:并未限制新能源产业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舆论的关注点还在于,近年来我国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鼓励开发新能源,但由于风能与太阳能的开发需要较高的技术水平和较大的资金投入,尽管有政策支持和补贴,很多企业仍然不愿涉足这一领域。因此,黑龙江将风能太阳能变国有,也被质疑是违背了政府鼓励新能源产业发展的初衷。

  马绪清对此特别强调,《黑龙江省气候资源探测和保护条例》是对气候资源的探测和保护进行规范,并未涉及开发问题。开发问题应参照黑龙江省发改委以及国家能源局的有关规定。这个地方性法规,与国家鼓励新能源产业发展政策不违背。

  焦点三:有利于市场规范管理?

  企业探测气候资源,为何要经过气象部门审批?马绪清解释称,目前黑龙江省正处于新能源大发展阶段,气候资源探测比较混乱,企业跑马占地,自主进行探测,仪器、技术标准都不统一,测得数据不具有科学性和可比性,影响了气候资源的科学探测和有序开发利用。另外一些具有外资背景的企业,也在实际掌握具有战略意义的涉密气象资料,对国家利益形成潜在威胁。推行气候资源探测审批制度,可有效解决这些问题。

  记者近日浏览市场各界人士对此事的评论发现,其实也有部分专业人士对于规范市场这点持赞同观点。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对此表示,明确所属关系不代表要收费,这个规定的好处是能够让当地政府了解都有哪些企业在探测哪个地方的资源,避免重复测绘,也可以避免企业跑马圈地。而斯坦福大学能源政策研究人员于洋也认为,如果是针对太阳能和风能预测市场的规范和管理,那么这个政策是非常必要的。

  焦点四:风能太阳能属国有于法无据?

  不过,记者发现,对于舆论关注的基本点,即强制纳入国有范围是否合理这一问题,马绪清却并未做出合理解释。对于媒体追问气候资源属于国有的依据是什么?马绪清表示,《宪法》第9条规定,自然资源属国家所有。气候资源属于自然资源,当然应归全民所有。

  但记者查阅宪法第9条后注意到,其中确有规定“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由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森林和山岭、草原、荒地、滩涂除外”。但两厢对比可以发现,宪法其实并没有将风和阳光等自然资源视为国有资源,而世界各国也都没有对风和阳光当作国有资源看待的先例。也就是说,就目前宪法的有关规定而言,其实并未对于条例中的规定予以支持,马绪清的说法其实站不住脚。

  江西检察官杨涛近日撰文称该条例中规定气候资源归国家所有,可谓是于法无据,师出无名。遍查我国民法通则和物权法,根本没有规定“气候资源归国家所有”。而气象法也只是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根据本地区气候资源的特点,对气候资源开发利用的方向和保护的重点作出规划”,也没有规定“气候资源归国家所有”。